学科空间站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2401|回复: 0

蒋勋:分数越高的孩子,父母越要特别小心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5-11 22:38:1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蒋勋:分数越高的孩子,父母越要特别小心
3 P; @) ?, F1 W( j, ~4 Z3 I1 u
       我们评判一个学生是坏学生,因为他的分数不够,可是他对人性可能已经有很丰富的理解;/ ~7 W9 U: `" Q: j1 @( _/ _
  7 D! {1 Y& e0 @  t
  我们评判一个好学生,也是用分数,却不代表他有能力面对情感和伦理的种种课题。
6 _1 m4 Q- L3 p: d2 @: F$ p  1 K$ z6 w7 \: X7 _) R6 J
  分数和人格的发展绝对是两回事,知识完全不等于智慧,也完全没有办法转换成智慧。因此,对于分数越高的孩子,我们越要注意。% r7 i# c8 r+ V0 F6 A, n
  
( D, c4 I! S( @2 V$ _; L+ x: w1 y  我们说的“好学生”,他们从小就埋头在升学、考试里,忽略了其它。从很多年前我就很怕这样的人,我觉得这样的人一旦犯罪,对于“罪”的本质,完全不了解。如果要指责这样的事情,矛头应该是指向一个教育的架构,这个架构教育出一批批像这样非常奇怪的人。
7 Z) m# L2 u6 y; m/ g6 r/ p  
& S# A9 ~+ T8 b. q( s  我们评判一个学生是坏学生,因为他的分数不够,可是他对人性可能已经有很丰富的理解;我们评判一个好学生,也是用分数,却不代表他有能力面对情感和伦理的种种课题。分数和人格的发展绝对是两回事,知识完全不等于智慧,也完全没有办法转换成智慧。' A) S) f  V) M8 @3 h
  # ^3 J) S& p4 C4 o7 k
  当然,在体制内做最大的争取与改革,不能只靠老师。一个好的人文教育,还是要扎根在生活的土壤里吧,要依靠家庭。我们应该给孩子最好的音乐、最好的文学、最好的电影,让他在里面自然地熏陶。而这些,是不能考试的。
" r- u4 M( A. {1 K9 m  ' \  ]9 t. k, @" n
  年轻人的价值观是不是出了问题?
# r( L7 i) S+ y  
( L& O# r2 F/ Z3 l9 o5 N  经常在报纸上,看到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,做出很傻的事情,或者因为在感情上找不到出口,伤害自己或伤害别人,甚至是自己的亲生父母。这些现象会使人怀疑,现代年轻人的价值观是不是出现问题?
8 a4 F) [2 `9 S  ^  n# ~  
2 X( R( B, Q) a/ L+ I- A' N  我个人觉得,年轻人本身是无辜的。
' d3 P4 a9 F7 P7 {3 O' B  + a* A/ p; L. h  q, L5 ?
  价值观的形成是一个过程,我们看到那些令人错愕的行为,是一个“果”,而真正需要探究,则是形成这个“果”的“因”。在长期唯考试导向的教育体制中,我们是允许学生升学科目得满分,在道德、人格、感情培养的部分,根本可以是零分。因此产生这些现象,错愕吗?我一点也不觉得。  O4 e' k5 e0 m+ u' p+ I
  3 H6 G. j; T) }. Q6 x! Q4 U8 ^
  这个问题不是现在才有,在我那一个年代就开始发生。我们很少思考为什么要孩子上好的高中、好的大学,其实一点意义也没有。
& j# C* T* D& I8 }$ E1 \: x4 Y% h9 @    T) r6 ^: Z+ Q2 C4 R2 z
  譬如我从事艺术工作,关心的是创作力,关心人性的美,我在不同的学校教过,从联考分数最低的学校到联考分数最高的学校。以我所教授的科系而言,我不觉得这些学校之间有太大的差别。
  J1 G. g$ E: j7 s% J2 k: n5 F  
6 @: j! v4 Z. N7 ~. Y  如果你实际接触到学科分数低的学生,就会知道,他们没有花很多时间准备考试,相反的,他花很多时间在了解人。譬如说看电影或者读小说,从中就有很多机会碰触到人性的问题。. s$ h, c% w3 p0 [
  
% h' g( P7 \4 @  u* ]: s  可是专门会考试的学生呢?往往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。一九九八年发生震惊社会的王水事件,一个女孩子因为和另一个女孩子与同一个男友交往,在慌张之际,就把化学方面的专长用出来,她调出了“王水”,犯下谋杀案。我们可以说,她的专业知识分数非常高,但她在道德跟情感处理上是零分。
. s# Q% Q" Q/ J! g  
2 }; W% r: V5 u+ e) Q; s: P  她是坏或是残酷吗?我不觉得,她根本没有其它选择。平常她缺乏对人性的了解,根本不知道怎么办。所以最后警方带她到现场时,她很茫然;她当然茫然,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。' H8 C& G1 b" H$ _
  $ j) T  R( }( r1 o+ Z: B
  这些个案是我们说的“好学生”所为,他们要进的科系和研究所,都是最难考的,他们从小就埋头在升学、考试里,忽略了其它。从很多年前我就很怕这样的人,我觉得这样的人一旦犯罪,对于“罪”的本质,完全不了解。
. h* Z  e# P! J  
! i; Q9 x: b& _# ^  所以我一直觉得,如果要指责这样的事情,矛头应该是指向一个教育的架构,这个架构教育出一批批像这样非常奇怪的人。$ T4 Q& |  g" h  K3 G  ?7 j0 w3 C
  
8 I, s" E( s' m$ @) V& J9 o% P' v' q' J  分数和人格、智慧完全是两回事
' h0 E! ]7 b: D9 a  
1 s# @3 d7 _! p4 W  我自己在十三四岁的时候,我很苦闷。我相信凡人处在一个生理发育、转变的时期,就是他最敏感的时候。不只是身体开始变化,声音变粗,性征出现,等等,更重要的是他开始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存在性。我想,中外古今所有的重要时刻,就在此时,也就是启蒙时刻。1 y( C, C: ^4 @9 Z1 l  l5 M
  6 J( U! s+ Z8 D" d' _, h
  在那个时候,我感觉到身体的苦闷,却无法解答。因为生理的苦闷引发我开始去思考人到底是什么,我到底是动物还是人?我的精神在哪里?我的精神向往和肉体的欲望冲突得很严重。我不知道女孩子会不会这么严重,以男孩子来说,包括我和我的同伴,都是非常严重的,那是一种来自生理上奇怪的压力。
3 t# c4 ^2 X: b9 T  , ^' z' T8 B: X+ l; }$ }" {
  于是我很自然地就找上了文学。我在书店读文学,在文学里削减了许多欲望上的苦闷,并尝试去解答自己从何而来,要到哪里去,我是什么,这些难以解答的课题。
! s1 h9 b3 ^7 C+ _$ r! _- f  
4 n' H/ Z: X8 @, Y9 _  因为这样,有一段时间,我原来很好的功课就耽误了,几次考试都非常糟。我因此被学校、被家里指责成一个坏孩子。我想,在那一刹那之间,我是非常容易变坏的。幸好文学救了我,让我有足够的自信,不但没有变坏,并且在文学中得到很多关于人生课题的解答。7 k6 I, [2 Z& b/ U( Z2 X
  . u% _" v' l% a' H
  同一个时间,我的同伴一头钻进考试里。这些同学,今天我回头去看的时候,发现他们都过得不快乐。他们考上了最好的高中、最好的大学,有些也出国留学回来了,但对于感情或是婚姻各方面发生的问题,他们都没有办法面对。对于人性和真正的自我,他们始终没有机会去碰触,因为考试不会考。6 G9 @; _$ c+ [0 Q; `2 ]8 W
  ; T: D/ {* l3 m, ?. ?% ^1 _- Z
  我们评判一个学生是坏学生,因为他的分数不够,可是他对人性可能已经有很丰富的理解;我们评判一个好学生,也是用分数,却不代表他有能力面对情感和伦理的种种课题。分数和人格的发展绝对是两回事,知识完全不等于智慧,也完全没有办法转换成智慧。
, s. m/ l  N( i; Z" M6 l  ) @) `& {- s- v# J: ]
 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这些好学生、好孩子即使犯案,手法都是最笨的。他跑到PUB去,在电梯内抢劫,当场就被PUB里的人抓到。是悲剧吧!却令人难以同情。, m7 _8 [* j% J* j9 \3 q# C
  
# q: c( t. l6 v7 X: g* q4 Q  这个社会一直在制造这样的一批“好学生”,他们本身也洋洋得意,因为一路走来是被捧得高高的“资优生”,他们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有问题。
2 Z" q8 U1 ~. B0 R3 ^: ~  + P+ T) W& x# S$ X, _; r7 a
  我要呼吁的是,所谓的“明星学校”从来没有给你任何保障,知识分数越高的人,自己越要特别小心,因为你将来要面对的生活难题,都不在这些分数里面。0 U' @  T# e( Y5 f# [# H' p
  0 B  u6 N! e9 [6 Y, _
  给孩子最好的音乐、文学、电影,* x  W8 z6 I  w% J; }7 d3 y
  : @: d8 J# G4 l1 i3 ~
  让他在里面自然地熏陶
0 O- j) b5 g& l2 p" e  8 `( i3 ^9 W2 `0 b6 ~0 ^
  这几年发生的资优生犯罪事件,正好说明了教育应该拿出来做最好的检查。为什么在这个教育系统中,连知识分子的自负都消失了?以前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是“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远”,有些事是知识分子不屑做的,为什么这种士的自负在校园中式微了?我觉得,这是教育本质上的最大问题。
$ U. [/ T7 Q( j9 i) @' f  n  % t% j* Z& x. _- a0 c! w
  当然,这几年来,有很多人在做亡羊补牢的工作,开始注意到社区活动,开始注意到人文教育、艺术教育,但是我觉得做得不够。( g/ T* @: Z7 C- b; S/ ]
  $ F: X9 o& A) L
  我想强调的是,学校绝对不是训练一批考试机器的场域,这些孩子不能够这样被牺牲。有时,我真的觉得这些豢养考试机器的学校,就像养鸡场、养猪场,让人觉得是一个巨大的悲剧。
& l6 h  z; M! r, s9 ?. ^  - M) C9 _. W1 J. d  O# e
  我们应该给孩子最好的音乐、最好的文学、最好的电影,让他在里面自然地熏陶。而这些,是不能考试的。
" E/ h0 g. b$ d( B) C2 F7 @: w  
: I0 W4 D3 K" V! G0 `& H  当社会的整体价值观是“唯利是图”
- H, x" {8 u5 y6 B4 B  Q  
3 ]+ y, @! A1 n- M/ w9 K  我们提到价值观,重点不在于年轻人的价值观,而是整个社会的价值观。当社会的整体价值观是“唯利是图”,年轻人的价值观也只会有一个字:利。
& c; W  w- i1 R/ N5 B4 ~- f# o  
/ `! n! T+ U7 W" v  以电视节目来说,媒体关心的是有没有广告,会不会卖钱?这就会让孩子模仿到一切东西都是可以用“买卖”作为价值判断。社会在制造商品,人也变成商品,在商品化、消费化的鼓励中,就会产生对于戕害生命无动于衷的结局。
; f& p: u( \' r1 O, Z% o  ' X6 L6 N1 I9 @) c  I7 H9 V
  如果要检讨的话,就应该是做整体的、全盘的检讨,而不是在个体行为上。因为一个唯利是图的社会,每一个人都会在物化自己与他人的过程中成为受害者。
/ z& _( v: D% b1 Q, T2 w9 N  ; }7 X1 r: j2 A4 I6 G7 t
  其实,我们的社会对于人的商品化、物化,比欧美国家严重许多。你可以看到,政治在商品化,政治人物露面前要先经过商业化的包装,教育也在商品化,一切都在商品化,连宣传公益都要靠广告包装。5 b) P; S* E0 F5 }8 ~* v
  : ?9 F0 l0 I3 N" v& g4 z
  这个现象让人非常害怕,如果我们不能意识到这一点,并以实际行动做一些制衡的话,就只能被牵着鼻子走。我们无法期待打开报纸会看到什么好消息,照这样走下去,结局只会越来越严重。
( x+ x3 S1 o2 d, M$ p  . N5 P" J9 w; w: l
  学校无能为力,要依靠家庭、扎根生活, ~1 n% [8 K3 h: ]
  
5 u5 I0 A0 l" V( S# i  现在我们要传承这样的风范是比较艰难的。整个社会物化的速度越来越快,教育也越来越无能为力。很少人会有勇气去对抗这个制度,你怎么敢对一个高中生说:你不要考试,不要升学,你现在正是最敏感的年纪,应该去画画,去读小说。我也不会鼓励学生去对抗制度。虽然我自己是这么做的。8 N( j* v7 m1 f, n4 c/ e
  
( Z/ g+ c' Z, Y  只是我也要诚实地说,这么做很危险,真的要非常小心。老师一定要是人师,教育本身就是对人的关心。4 y. p6 n( ?1 z" }: e4 Q" Y/ r
  / U7 j( @0 x- G9 j
  当然,在体制内做最大的争取与改革,不能只靠老师,我想就算俞大纲先生在这个时代,他也会是很安静的。他是在一个非常优雅的文人家庭长大,他的哥哥俞大维、俞大绂都是一等一的院士。这种家庭真的不得了,就是因为家教严,国学基础好,又学习到非常好的西学,而能成就他们的风范。
* r8 t$ U* x$ `- `: a) Z, C- ]  
" d0 T, L; \. A  俞大纲对我说,他爸爸妈妈喜欢看戏,经常带他一起看戏、讲戏,他就变成戏剧专家了。他的教育是在日常生活中耳濡目染的,从来不是拿着书本上课,所以你听他讲李商隐,一首一首讲,不需要看书,因为从小爸爸就是跟他一面吟诗,一面唱戏,把李商隐讲完了。
) j+ G$ Q! j1 y- S; E: k6 p  
' M) m9 R( F1 w! \8 y& j0 G$ @) a  我想,一个好的人文教育,还是要扎根在生活的土壤里吧。. f& @- d# ~3 S! L' x
  
9 Y" C' e2 O( l, s3 T! b7 ^9 x0 w  如果你的心被物质塞满了,最后对物质也不会有感觉。就好像一个吃得很饱的人,对食物不会感兴趣。当一个孩子要什么就有什么的时候,最后他会非常不快乐,这种痛苦是他的父母无法了解的。* r% O% q+ @8 z! U
  + q6 `7 s7 O$ a3 b# P" W
  (文章来源:著名作家蒋勋,有删减)
* x; u+ V. m- e$ b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数学|英语|语文|化学|物理|地理|名师教育|励志学堂|健康人生|数学视频库|语文视频库|历史学科|地理学科|家长学校|学习方法|幼儿教育|科普专区|免责声明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学科空间站

GMT+8, 2018-2-22 16:58 , Processed in 0.107164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